快捷搜索:

已经都到了这个地步了显然不是他们想看到的可

 
    鲁肃倒是不是那么爱看热闹的人。关键是这机会算是比较难得了,所以既然是碰到了。那当然是不好错过,不是吗。如果自己不知道,没碰到的话,那么就没说的了。
 
    因此,这都没用曹仁来请,鲁肃和张辽算是不请自来,当牛金带兵杀向湘南的时候,他们两人便已经出现在了曹仁的身边。而曹仁看到两人后,是赶紧笑着打招呼。“二位来得早啊!”
 
    鲁肃和张辽一笑,然后鲁肃说道:“再早也不如曹将军啊,这攻城倒是更早!”
 
   
 
    说完,几人便是哈哈大笑,无所顾忌,不过那意思,都尽在不言中了。
 
    而此时的黄叙则是迎来了这几日兖州军最为强劲的进攻,其实就和他所想到的一样儿,这曹仁他们要是没有点儿把握。可能在这个时候进攻吗。而黄叙此时此刻,他确实是没有什么太大的信心能阻挡得住兖州军的进攻。毕竟之前都已经让人给登上了城头,而面对着比之前还要卖力的兖州军,他确实是没有什么信心了。(www.QiuShu.cc 求、书=‘网’小‘说’)
 
    毕竟黄叙不过才算是初出茅庐。一个没有什么经验的将领,还真是不能指望着他太多。至少黄忠就知道他儿子什么情况,不过为了他好。也不得不给他安排在这儿。说起来他这个当父亲的,也真是用心良苦。那话所说不错“可怜天下父母心”啊。
 
    牛金在湘南城下大喝了一声:“弟兄们,胜败在此一举。攻破城池!”
 
    “杀!”
 
   
 
    兖州军士卒就像是打了鸡血似的,直接就冲了上去,其实他们也看得出来,这一次,估计他们就要破城了。所以都这样儿了,他们还能不卖力吗。这就像他么将军所说一样儿,所谓是“胜败在此一举”,因此
 
    黄叙一看城下,他也来劲儿了,其实黄叙都清楚,都已经这个时候了,再不拿出全力来,这湘南就要被破了。所以,他还可能不尽力吗,因此就听他大喊道:“快,弟兄们,顶住,顶住啊!守住城池,每人赏钱五十!我亲自禀报将军和主公,给弟兄们封赏!”
 
    为了能守住湘南,黄叙确实是大出血了,这每个人五十钱,显然是他自己掏腰包。别看一个人是不算多,可那两千人,每人五十,都多少了,十万钱!要说黄叙他一共才有多少钱啊,所以真是大出血了。
 
    不过他他也知道,不这样儿能行吗。如今只要是守住了城池,那么就比什么都强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这他心里都清楚,能守住城池,确实是比什么都好。钱没了,以后还能回来,可这湘南要是丢了的话,这至少自己是暂时不能给他夺回来了。至于说以后,虽说己方也能夺回来,可这带兵的,八成不是自己啊。所以这钱没了,自己还能整回来,可这城池丢了,自己最后也没有办法了。除非让自己带兵来进攻,不过这事儿,基本上是不可能了。
 
    果然,黄叙的话,那确实是起到了一些作用。毕竟古人言,所谓是“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”,这话可真是特别有道理啊。所以这士卒本来此时都不能不敢不多尽力,这再赶上自己将军赏赐下来,虽说不是特别多,但是有总比没有好啊。关键是他们不在乎五十钱可以,但是却不可能不在乎黄叙后面的那半句话。
 
    毕竟黄叙他是什么人,黄忠的儿子,也算得上是自己主公的子侄一辈了,而且还听说自己主公貌似还挺喜欢他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他说要亲自和他父亲请功,还要和自己主公说明这事儿,那么就一定没有问题。可能别人还差点儿。未必就一定能做到如此,可他黄叙没有问题啊。而且人家既然能请功。让将军和主公知道自己这些人的功劳,那么同样儿。他也可以去多说几句,比如说自己这些人表现不好什么的,这还有什么难度吗。
 
    因此,士卒确实是不敢不尽力,也不能不尽力。这不管是为了谁,归根结底,为了自己,也必须如此啊。除非是大势已去了,那真是。不得不跑,不跑不行,那也没有办法。
 
    但是这个时候,还没到那个地步呢,因此在听了黄叙的话后,他们确实是更加卖力了。但是说实话,这虽说是给兖州军带来了一些麻烦不假,可终究是没能给兖州军多大的威胁。毕竟这城头才多少人马,可人家城下又是多少人马。而且城头的凉州军士卒,尽力是尽力了,可确实是没有什么信心,对他们自己没有信心。对黄叙更是没有什么信心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这却也不能就怪他们,毕竟事情已经都到了这个地步了,显然不是他们想看到的。可是如今此情此景。却是你想看也得看,不想看还得看。终究是个无奈的事儿啊。
 
    如果真是有选择的话,凉州军士卒自然是不想这样儿。不过人只能是接受现实,你改变不了的东西,就算你不接受,可终究是事实摆在眼前了。所以他们确实是没有办法,只能是“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”,至于最后能不能守得住城池,能不能抵挡得住兖州军的激烈进攻,他们也确实是都没有底儿。就连黄叙这个主将都如此,就别说是他们了,都一样儿的。
 
    结果黄叙虽说也让士卒都往牛金那儿去招呼,可终究是没能对人家产生什么太大的威胁。牛金很轻松就躲过了滚木檑石,所以让黄叙怒了,直接让和士卒抬过大锅,把烧好的热油,全给倒了下去,直奔牛金。这回他可没躲开,所以只能是被迫退下了云梯车。不过牛金对于自己的表现,他其实还是满意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不过对此,牛金却是没有什么表情动作,毕竟在他看来,两位将军所说,此时此刻是机会,那肯定就是没错。所以自己只要再加把劲儿,难道就破不了这个湘南城了?也不是牛金小看了黄叙,实在是这个“名不见经传”的武将,没给他什么压力。说起来,除了他是黄忠唯一的儿子之外,其他方面,还真是没有让其看重的。
 
    而唯一让牛金看重的,就是因为其人的身份,是黄忠的儿子,还是唯一的儿子,这要是让黄叙给知道了,估计他会不会气吐血了。说实在的,黄叙是真不想生活在其父的影子中,毕竟黄忠如今在荆州,可以说是比较出名,甚至在天下,也是有点儿名声。
 
    可他黄叙呢,如今除了让人说一声是南阳黄忠黄汉升的儿子之外,其他的好像真就是没有什么了。这也确实是让他有些郁闷,不甘心,等等吧。所以这也算是一个原因,让黄叙不得不想去表现自己。想让以后人们谈到自己的时候,别说是黄忠的儿子。
实力的一种,这是没错的。
 
    最后没出意外的,牛金终究还是带着兖州军士卒登上了城头,上了城头后,他便大喝一声:“弟兄们,随我杀啊!”
 
   
 
    这时候他其实已经是下定了决心,心说自己要是再破不了这个湘南城,那么也真就没有什么脸面去见自己的两位将军了。不得不说,虽说之前曹仁和郭淮确实是没给牛金太多太大的压力,不过就是说这个时候是破敌的机会。但是跟了曹仁那么多年,和郭淮也不是认识一日两日了,所以牛金还不知道他们都想着什么吗。
 
    所以他心里都清楚着呢,这是两位将军不想给自己太多太大的压力,因此没给自己多说什么,就是让自己尽力就好。因此,牛金他也不是不明白事理的人,所以看到曹仁还有郭淮这么对他,他也算是有种“士为知己者死”的冲动。确实,这古人真就是这样儿,就更别说像牛金这样儿,头脑比较简单,而且还算是一条道跑到黑的人了。
 
    对他来说,你对我好,我就对你好,反之,那么我对你也不可能好。那么你给我面子,我当然也会给你面子,反之,我自然不会给你什么面子,就是如此而已。
 
   
 
    看到牛金带着兖州军士卒杀来了,黄叙也是一咬牙,心说拼了!哪怕他也知道,自己不如人家武艺,可在城头上,如今还是自己人马多,因此是带着士卒就冲过去了。(。。)
 
 
第六一六章 兖州军攻破湘南(续)
 
    “理想是丰满的,现实是骨感的”,如果黄叙听过这话,那么他肯定会大声去说,这话太有道理了。txt全集下载www.80txt.com本来以他的想法,是要用己方这人数上的优势,直接被牛金逼退下去。但是这想法确实是挺好,可实际呢,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儿啊。
 
    牛金武艺何止是超过了黄叙一点儿,那确实算得上是一块的。而且此时此刻,虽说黄叙是带着人马和牛金拼杀,可人家人马也陆陆续续都上来了,所以凉州军这边儿可以说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。
 
    此时牛金大笑道:“弟兄们,冲啊,凉州军要顶不住了!”
 
    不管怎么说,这话他肯定是要说出来的,不管此时此刻是什么情况。至少不是凉州军占上风,所以这么喊,肯定是没错就对了。结果确实是起到了作用,兖州军士卒一看,这凉州军居然没能占到什么便宜,这岂不就是己方的机会?
 
   
 
    这过了一会儿,黄叙心说,这坚持不住了,这城头的兖州军上来的是越来越多。在人少的时候,己方还能对付,毕竟就只有牛金一人武艺高超,可随着己方士卒越来越少,这对方上到城头来的人越来越多,这胜利的天平,自然是向着兖州军倾斜了。
 
    因此,黄叙是当机立断,大喝道:“快。弟兄们,撤退。走!”
 
    他也知道,这个时候不走不行了。如今这样儿,不过就是早败还是晚败的问题。所以与其让己方人马伤亡越来越大,还不如赶紧撤退。这可是“光棍儿不吃眼前亏”啊,这此时之辱,他日必报!
 
    不过牛金当然是不能让黄叙那么轻易逃走,而且他还没忘了喊:“黄叙小儿,有种别跑!”
 
    那黄叙能听他的吗,只听他说道:“爷爷不得不走,咱们来日方长。他日再战!”
 
    说着,有不少死忠的士卒,拦住了牛金的去路,为黄叙赢得了逃走的时间。
 
  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