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请罪说让黄叙给跑了曹仁闻言是摆手一笑牛将军

牛金心里是叹了口气,心说这就让那个黄叙小儿给跑了,真是不甘心啊!可即便如此,也没有办法,这不他只能是把心头的怒气,全都发泄到了凉州军断后的士卒上。
 
    此时因为凉州军大队人马已经在黄叙的带领下撤退。所以湘南的城门,几乎是马上就已经被撞开了。
 
    鲁肃此时对曹仁说道:“恭喜曹将军,达成所愿!”
 
    曹仁就当鲁肃说是自己占据了城池的事儿,他是对鲁肃一笑。“还多亏了先生和贵军啊!”
 
    说完,两人是相视一笑。其实鲁肃的意思可没那么简单,他那意思。你曹仁曹子孝终于是不用为粮草发愁了,至少一段时日内。是没有问题了。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,比一般的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,全文字的没有广告。]话说你占据这湘南城,还不是为了人家凉州军的粮草?不过鲁肃肯定是不能那么问、那么说。所以只能是如此说了。但是曹仁确实没多想,不过旁边的郭淮却一下想到了,可见曹仁没说什么,他也没提。
 
   
 
    此时曹仁也顾不得鲁肃,直接对着郭淮和全军大喝道:“随我杀入城内!”
 
    “冲啊!”
 
    鲁肃看着曹仁他们的背影,露出了一抹笑容。对他来说,其实兖州军解决了粮草问题,对他们江东军一方,只能是好处更多。对于这些,鲁肃他当然是看得出来,毕竟他可不是什么目光短浅之辈,而旁边的张辽也一样儿。
 
    所以鲁肃对张辽说道:“文远,不如咱们也看看兖州军夺取了的湘南?”
 
    张辽一笑,“诺!先生请!”
 
    鲁肃头,他心里都清楚,这张辽心里肯定早就这么想了,不过因为自己之前还没说什么,因此他也没多说而已。不过这个时候,自己都发话了,他自然是乐于从命。
 
   
 
    等曹仁和郭淮带兵进城后,他们发现这湘南城的战事,已经都完事儿了。这倒不是说兖州军太厉害,而是凉州军跑得快啊。确实,黄叙算得上是当机立断,并没有多久,就下令全军撤退了,所以凉州军自然是跑得快。
 
    如果再等打着打着,久了的话再跑,那么可真是,这最后估计不知道还要有多少人要埋骨在此,这可真是要埋骨他乡了,可不是什么玩笑话啊。
 
    而且其实黄叙说出撤退的时候,凉州军就已经没有什么战心了,对他们来说,这根本就抵挡不住人家兖州军了,所以还不撤退,还等什么呢。因此,其实已经有人在往后退,甚至有人都跑了,这都不是什么稀奇事儿啊。
 
    因此黄叙一说撤退,也算是正合他们士卒的意思,除了死忠断后的,要不就是跑得慢的,被兖州军缠住的,其他的,基本都跑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牛金来到曹仁和郭淮面前,请罪说让黄叙给跑了,曹仁闻言是摆手一笑,“牛将军不必介怀,黄叙跑了就跑了。他不说了,他日再战,我军还怕得他来,到时定要生擒那厮!”
 
    而旁边的郭淮也说道:“不错,不错。将军之言甚是!这如今来日方长,我军定能生擒此人!”
 
    本来郭淮不是这个意思。但是看如今曹仁的兴致挺高,所以也不好去泼他冷水啊。因此他如今也只能这么一说。不过就是随口一说而已。毕竟在郭淮看来,黄叙就算是再没经验,可其父毕竟是荆襄的大将黄忠黄汉升。其人在刘表帐下,确实是名声不显,可到了凉州军帐下,却是出了名儿了。这不是人家如今比之前就强,而是刘景升不识人啊,可马孟起却是知道。
 
    而这样儿一个人物,虽说年纪大了。可终究是一员老将,不止是武艺高超,经验更是丰富,所以其人能不给他儿子安排好撤退的后路。至少郭淮是不相信的,所以就算是黄叙他没辙,可他父亲绝对是准备好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牛金一看两位将军都没说他什么,他这才算是松了口气,毕竟之前这自己虽说夺取了湘南,这是立功了不假。可没抓到黄叙。这功劳就没立完全,所以他心里确实是有些打鼓。毕竟自己将军自己也不是不知道,如果说心情好的话,他自然不会说自己什么。可要是相反,那么就不一定了。所以他心里也没底,不过牛金却是清楚。自己将军向来都是赏罚分明,这不错。
 
    所以他虽说没底。不过真说起来,他其实还是更倾向于自己没什么事儿。结果果然如此。这两位将军都没说自己什么,这不就比什么都好。反而说起来自己是立功了,这难道不是好事儿吗。
 
    曹仁招呼郭淮和牛金两人去黄叙之前所住府邸,结果鲁肃和张辽他们也已经到了,当然跟着他们的是他们两人的亲卫。
 
    就听鲁肃笑道:“曹将军难道不准备请我们两人一起过去吗?”
 
   
 
    曹仁一听,心说他们这么来得这么快?不过人家都如此说了,自己还能如何。对他来说,这之后也没有什么机密的事儿,秘密的话,所以鲁肃和张辽在不在又能如何,所以便笑道:“当然,既然二位也来了,那么便一起吧!二位,请!”
 
    “哈哈哈!将军请!”
 
    “请!”
 
    曹仁他们三人和鲁肃两人是一道去了黄叙所住的府上,结果到了会客厅刚坐下来,这便有士卒来报,结果一看到鲁肃和张辽,士卒有些吱吱唔唔的,“将军,这”
 
    曹仁一看,心说能说就说,不说就走,这样儿真是给自己丢人现眼啊!不过曹仁还不能这么去说,就只能说道:“有话就说,屋中没外人!”
 
    结果士卒一听,明白了,于是赶紧说道:“将军,这湘南城还有粮草”
 
   
 
    鲁肃一听,差点儿没喷了,心说这兖州军士卒确实手对曹仁说道:“此时已经太晚了,我们也和将军告辞了!”
 
    不过鲁肃心里却是乐了,心说你曹仁曹子孝啊,做事儿还是不小心,这让士卒说吧,结果这什么都往外说啊。如果真要按照怎么下去,你这可真不是那凉州军对手啊。不过这话鲁肃肯定不能去说就是了,他只能是和曹仁告辞,面无表情的,可心里却是乐得不行。
 
    而和他一样儿的就是张辽,不过张辽也知道,这时候还得忍着才行。要不然在人家地盘上,你不给人家面子,这事儿终究是说不过去啊。
 
    曹仁一看鲁肃他们要走,他和郭淮还有牛金,是赶紧站了起来,毕竟这事儿可不能失礼。
 
   
 
    “这先生这么快就要离开?”
 
    鲁肃点了点头,“是啊,将军也该早些休息了,二位也是!”
 
    鲁肃对着曹仁三人说道,不过曹仁心里则腹诽着,你鲁肃鲁子敬,虽说嘴上如此说着,可心里如何想法,我还不知道吗。指不定你心里怎么笑话我呢,不过曹仁也不好去说什么,只能是略微点头,“好吧,既然如此,那么我送送先生!”
 
    鲁肃赶紧说道:“留步,留步!三位就不必动了,留步吧!文远,咱们走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说着,鲁肃和张辽便离开了,至于说曹仁他们自然是没有把鲁肃给送出去,毕竟那只是客套话而已,不能太过当真。而鲁肃他们也确实没当真,所以一说留步,这事儿就过去了。
 
    看到他们离开后,曹仁心说,总算是走了,这你们在这儿,我还真是不太好意。对曹仁来说,这之前的事儿,确实是让他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